becoming

the trail of a family becoming

畫象•轉化•做甚麼?

不知不覺,剛過了全職事奉的第一年。藉著文字,我嘗試留下一點生命的記號。

  • 畫象•轉化•做甚麼?(pdf)
  • Painting – Transformation – What to Do (pdf)

[Thanks Stephen for the English translation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畫象•轉化•做甚麼?

施洗約翰是我最喜愛的聖經人物,因為他常提醒我作為事奉者的心志與態度。

在我的辦公桌後灰色的屏風上,掛著Grünewald 所畫的「十架上的基督」。在畫象中十架下站著的,正是施洗約翰。他一手捧著聖經、一手指向釘身十架的基督。他的眼神和舉動,和應著昔日他的一句話: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

我想,作為教會培育事工的牧者,若要作一點回顧與前瞻,得首先問自己:常說培育工作的目的是「轉化生命」,那過去一我自己又轉化了沒有?改變了沒有?成長了沒有?

謙卑
全職事奉第一個讓我發現的挑戰是「專注」的困難。每天有不同大小讓你團團轉的事與人發生和出現;你可以拼命地保護己的工作時間表:可以安排這天不探訪、不見人、不這樣、不那樣。但事情發了,情況出現了,你再重要的事也要放下、也要動身。你可以做的就是祈求天父給你多一點的體力,能用少了一大截的時間,完成那不能完成也要完成的工作。

因此自然地,在事奉中讓我學會謙卑多一點、自傲少一點。

而屏風上掛著的施洗約翰也每天提醒著我: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

禱告
另一樣的挑戰是每天所遇見事情的多元性。同一天,你要面對著可以很極端的事和人:有人誕下嬰兒,歡喜雀躍;有人喪失家人,抱頭痛哭;上午是教牧大談教會增長、下午是團友告訴你他不想再返教會;剛剛用了幾個小時才決定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,一分鐘後卻聽見遠方的一個城市一瞬間被夷為平地。在這樣的人與事中,牧者也可以變得很麻木,可以甚麼感覺也沒有。生老病死,來也匆匆、去也匆匆。

我發現,在這樣極端中馳騁的唯一出路是禱告。禱告讓我們的心能夠靜下來;禱告我們能進入別人的處境中感受那種痛苦和喜樂、惶恐和感謝。禱告讓我們麻木的情感從冰冷的腦袋中回流到我們的肺腑心腸。禱告讓我可以流淚,可以用眼淚去感世界。

神學家巴特說過:「合十雙手是鬥爭的開始,以顛覆人世間一切的紛亂。」

是真的。

在場
在這些日子,神讓我越來越明白自己只是將人指向基督的那位。事奉的成功與否甚至不在我所推行的方案是如何的有聖經根據,得到多少人接納;或帶來多少信徒的生命改變,搏取了多少掌聲。事奉的成功與否在於當神工作的時候,我是否願意配並參與其內。換句話說,我是否在場?

畫象中的施洗約翰—他在場。由目光至指頭至全,他將人的焦點導向十架上的基督。

我常問自己,究竟我是愛所服侍的人,還是那服侍人的我?我越來越發現要達到某一個事奉的目標,其實是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法。若以為我的法是「唯一」的,那只說明兩個可能:1)我的孤陋寡聞;2)我愛的其實是自己的成功感,卻不別人真正得到幫助與否。若說我真的愛弟兄姊妹,我會先說出自己的看
法。別人有另外的方法比我好,我會自動放下我,衷力和別人合作。別人的看法和我相反,我也要尊重大家的選擇,認定神是在當中。意見被決了,我也甘願放下,但仍衷力和別人合作,目的是相同的出發點不會因為達至目標的方式不同而最終受到損害。

若我真的愛弟兄姊妹,我就多留意相同的目標,少執著於手段和方式。

原來,多說一句「謝謝」、多來一個擁抱;寫一句鼓勵的說話;在相聚的時候,笑多一點、哭多一點,是可以的。

《哥林多前後書》中的保羅豈不正是如此?

新與舊
隨著關顧和事工推行,讓我接觸教會內不同層面的肢體。在傾談之間,弟兄姊妹常有兩種不同的聲音。一種是偏向「起初這樣、現在這樣、將來也這樣」的。不論是敬拜、培育、關顧、佈道;既然過去是這樣作,行得通,還要改變些甚麼?有需要?當有改變提出,他們的慣性結論往往是「一動不如一靜」好。焦點集中於「繼續做下去」。慢慢地,其他的肢體也開始接受了「不可能」為定案,再沒人花時間意教會和個人更新的需要、空間和可能。

另一種心態剛剛相反。就是現在用的、做的,都已經過時了,不切合今時的需要。理應引入新的方法,就是那些在別的教會帶來明顯更新果效的方法,以圖革新,那可以解決當下的種種問題。新與舊永遠只能二擇其一;他們希望藉著模式的轉換帶來人的改變。不湊效的話還再試用別的模式,說到底,更好的永遠是還未用上的個。

換句話說,有些弟兄姊妹說「新不如舊」,有些弟兄姊妹則要「破舊立新」。

耐性
我留意弟兄姊妹似乎沒有了一份探究真相的耐性。結果是帶來了這極化的表現:一沒有甚麼大不了,反正一直如是,就這樣繼續下去罷!否則就是要引入新方式、新思維,鏟平舊建制,一切從新開始。

但問題是,我們以為今天的新,也會變成明日的舊。我們是否就如是者轉下去(或守下去)嗎?

同樣今天的舊,亦曾經是昔日的新。我們了解昔日弟兄姊妹這樣作的原因、背後的象和動機嗎?

昔日的不可能,是否引致今日的因循?
是真的過時,還是我們沒有耐性將它發揮得更好?

從我加入這教會開始,我不斷對自己說不要急於求變。要先觀察、了解;要有耐、願意相信神並沒有停止工作過,今日所發生的種種並不是偶然。

須知道,事情是否依我的方式發展並非重要;是否能配合主已經展開的工作才是。

耶穌正在做甚麼?
過去在基督教圈內買至成行成市的標語WWJD(耶穌會怎樣做?),曾幫助某些信徒尋回堅持信仰原則的勇氣。但我以為今天更加逼切的問題並不是「耶穌會怎樣做?」,而是「耶穌正在做甚麼?」(What is Jesus doing now?)。在我們的生中,主正在做甚麼?在我們的教會裡,主正在做甚麼?在我們的社區、國家、世界中,主正在做甚麼?

不先問這個,一切就只會是你和我的自說自話;
不先問這個,我們就不知道之後那問題的答案:

「那我可以怎樣配合祂?」

你知道怎樣配合主在我們中間已展開的工作嗎?

施洗約翰,他知道。他一生所作的,莫過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