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coming

the trail of a family becoming

寫給一些海外移民的父母

本來就沒有資格為這事指手劃腳。
說到底,我是那些因為怕、因為不想洗腦而一走了之,來到這個楓葉國度的移民之子。

然而,對於這些「不能走和不願走」,現時留守於政府總部的人,我奇怪不少過去選擇逃走的異國公民,現在卻投以質疑和埋怨的目光。「過火」、「自以為是」、「只懂投訴,不願溝通」、「野蠻」和「激進」是他們對這些人的評價。

看到這樣的事,令我發現,不少海外移民,原來從未變過:「當你有資格的話,你大可選擇一走了之,不過若你沒有條件逃避,你也只得逆來順受。」

「不負責任、一走了之」是你留給自己兒女的德育課;
「只作順民」是你的「國民教育」。

難道當日你舉家移民的決定,不同樣是「過火」、「野蠻」和「激進」嗎?
你有沒有和那「進步、無私與團結」的中國共產黨,好好溝通?

我想說,那港幣六千大元,
你受之有愧。

本來就沒有資格為這事指手劃腳。
說到底,我是那些因為怕、因為不想洗腦而一走了之,來到這個楓葉國度的移民之子。

——

後話:若你真的想體會現於香港那些「不能走和不願走」的人之心情,請讀讀戴耀廷教授這篇題為「亞香」的喻意故事。